2010年9月25日 星期六

➠Chixin and Bucket Rice story 〈1〉

[☃扁豆]

神经病,第一章:
禮拜六。範童提議去別的地方逛逛。我說:“不如去我以前住的地方吧?反正我也要回去跟租客收租。”
我們乘私人直升機到到我以前住的地方。
我跟範童說我媽以前在裏面死,所以房子出租了很久都沒人敢租,上星期才有人打給我說要租的。範童就說租客是笨蛋。
“噓…別給他聽到,等下他退租就不好了。”我說了就按了一下門鈴。
“要我不說,就親我。”範童嘟起嘴來。
“親就親。”我站在大門口前親了一下範童。豈料租客突然開門了,看到我和範童在親嘴。
“京彬?”租客叫了一下我。奇怪,租客怎麽會知道我的名字?我擡頭看,居然是林寶貝!“京彬!好久不見!”
“彬彬,他是誰?”範童問我。
“我…國中的朋友。”其實是我國中暗戀的人。不過現在我對他已經沒有感覺了。
“你女朋友?”寶貝問。
“嗯,我們還很恩愛呢!”範童親密地抱著我。
“你怎麽會租到我的房子的?”我問林寶貝。
林寶貝火很大:“因爲我的女朋友咯!她看中這裡,說這裡很大很美,就逼我租!租這邊一個月都要用完我全年的儲蓄了!女生真的是……”他說到一半我馬上蓋住他的嘴巴阻止他說下去,然後我膽怯地看了一下範童,她居然在瞪我!
既然我那麽有錢,我就把整棟房子送給寶貝了。回到家,卻被範童罵個狗血淋頭:“男人都是這樣!嫌女人愛花錢!你也是有嫌我的,對不對?”範童根本不聼我解釋。
那天範童心情不好,我成了她的出氣筒。更慘的就是她知道租客是林寶貝,她就罵我:“我知道你還對林寶貝戀戀不忘!”
“童童吖~人家只愛你一個~”我想要親她,卻輪到她拒絕我:“哼!”然後她突然滿眼眶淚水,嚇了我一跳:“範童?你怎麽了?不要生氣啊…”
“你是不是嫌我不新鮮了?所以想要跟林寶貝一起走?”範童突然說一堆無理頭的話。
“範童?”我關心地看著她。這時候她突然跟我說她家裏的事情。我這個時候才知道她爸爸和后父對她做的事情有多hurt。我以前太不了解她了。
範童的爸爸跟媽媽在範童國中三時就去了美國旅行。沒想到一去就是去這麽久。後天就要回來了,範童說她不想看到她后父,不想再有人對她毛手毛腳。
“好……不如搬過來我家住吧?”我提議。
“好哇!可是我媽媽怎麽辦?”範童是接受了我的請求,但是她跟媽媽感情不錯,不願意離開媽媽。
我們無言地望著對方,我心裏頓時有一種‘相愛卻不能在一起的感覺’…

1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