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5月1日 星期六

➠《夢幻貴公子》第六章

[☃扁豆]

我以爲夢幻已經明白我不是同性戀了,哪裏知道她居然不來刺繡班,害我在刺繡班裏面變成唯一的男生。她寧願跟神經病一起在烹飪班裏面,那她不會是對神經病有意思了吧?她不是喜歡我的嗎?

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麽我終于知道爲什麽剛才她硬要把我推過來刺繡班了。她不想要我和神經病在同一個班裏面,她想要獨佔神經病!

“今天我們來做十字繡,第一排的人先前來拿你們想要繡的圖樣。”刺繡老師說。哎,這個老師真的很多餘,刺繡班裏面明明只有10個人,還要分成5排,每一排兩個人。

我坐在第一排,跟另外一個女孩一起走出去,那個女孩在我旁邊還一直很緊張地偷看我。哎,現在有追求者,我卻一點也開心不起來。

我走出去,在桌子上看到一款很簡單的圖樣。一個愛心還有兩個人。我本來要拿那個,結果想想下,繡這個愛心來做什麽?繡了只會令自己更傷心。

本來要拿別的,可是別的看起來好像很困難,所以我最後還是拿了那幅愛心的圖樣。


“下課了,你們的作品你們自己帶回去吧。”刺繡老師邊說邊玩電話。她從一開始教課就開始玩電話了,我覺得做刺繡老師真好,很舒服。再看看我自己的作品,縫到都七七八八了,突然閒覺得自己很有才華。

哎,我人長得帥,又這麽有才華,夢幻不可能會喜歡那個同性戀的!
唉。她喜歡就喜歡咯~関我什麽事?
哎,可是她喜歡上一個同性戀,不可能啊!她一定喜歡我的!
唉……好煩惱噢…

我什麽時候開始在意那個陳夢幻的?

我邊想邊走回班,沒想到這個時候神經病突然沖前來逼我吃下他親手煮的食物。

“我不要!你拿走!”你拿去給陳夢幻吃吧,是你親手煮的,她一定會吃的。

“真的很好吃噢!甜甜的炒饭哟!”真是好笑咯,炒飯哪裏有甜的?除非他加了很多糖下去。更何況是他親手弄的,就更不可能是甜的了!

我拼命反抗:“我不要!我不要!”我打死都不會吃!

“幸福~~来吃吃我的爱心炒饭。”這個時候,另一個追求者又擠過來了。居然是飯桶。

她人長得這麽美,炒飯的賣相也很美,一定比神經病弄的好吃很多,所以我二話不説就答應了:“好啊!”

本來一開始吃很好吃的,哪裏懂她的炒飯裏面居然有加青椒!“好…难吃哦。”白癡的啊?哪裏有人加青椒的?“对不起,我吃不下去了。”我把她的炒飯推到旁邊去。

我現在肚子很餓,如果可以吃我最愛吃的炒蛋就好了。可是好像沒有人煮炒蛋。本來我想靠近夢幻,看她煮了什麽的,那個神經病突然撲過來:“幸福,吃我的…吃我的,我很用心做的!”

“你给我滚开。”我瞪住他,我決定過要跟他劃清界限的!就是他害我沒了一個追求者!

這個時候,神經病居然哭了。他哭的樣子很丑。
“你…你干嘛哭。”你要哭就給我去遠一點哭,等下人家講我欺負你就不好啦!

“對啊!你干嘛哭!該哭的人是我啊!我的饭居然被人家说难吃!”飯桶居然幫腔!她不是我的追求者嗎?她不應該跟著神經病一起哭的。

“我最讨厌幸福了!呜呜。”神經病居然在那邊撒嬌,他以爲我會心疼他嗎?妄想啦。
他撒嬌完畢就跑去了,他以爲我會追上去嗎?別做夢了。

“呜呜!我也是!我最讨厌幸福了!”這個飯桶居然也跑出去了。我和夢幻單獨在課室裏面。本來想趁機會把我的十字繡送給她的,但是這時候外面居然傳來一陣轟動:“京彬!你别做傻事!就算幸福不要你…你也别傻得去尋死啊!”

Harr?! 他要尋死?他不會真的變神經病了吧?
看到夢幻沖出課室,我也跟著沖出去就對了。才剛沖到外面,就聽到飯桶一直喊“救命”。

“怎么了?”夢幻關心地問道。哎,她居然會這麽關心神經病。

1 則留言: